關注企業微信公眾號×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關注企業微信×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界資訊

核共體15年承保17億 核電損害賠償亟需立法

瀏覽:3816 時間:2014-03-04

      “在世界上所有核電國家里,只有中國沒有對核損害賠償立法?!?中國核保險(放心保)共同體(以下簡稱“中國核共體”)執行機構總經理左惠強在兩會召開前夕接受采訪時稱,并希望可以有參會代表提出相關提案。

      由核事故引起的損失包括物質損失和責任損失,由于核損害的巨災性質,常規保單中一般都會將上述損失除外。大多數國家都是通過立法來明確責任的歸屬,國際上通行的做法是明確核電運營商承擔無過錯責任。

      左惠強表示,核風險的特殊性在于風險巨大和后續長時間的影響。按照最新國際公約要求,核損害索賠時效可達30年。相較于普通責任,核損害賠償更需要立法來確定。

      中國核共體成員公司的數量從發起設立時的4家增加到目前的25家,包括中再集團、人保產險、平安產險、太平洋產險、國壽產險、勞合社、瑞士再保險、漢諾威再保險等20家原保險公司和5家再保險公司。

核電損害賠償亟需立法

      左惠強告訴記者,中國核共體每一危險單位核保險承保能力,已由成立初期的境內業務4650萬美元、境外分入業務1500萬美元,分別提升到境內業務8.98億美元、境外分入業務3.67億美元,增幅分別為19.31和24.47倍;境內業務每一危險單位承保能力僅次于日本核共體、英國核共體和瑞士核共體,境外分入業務承保能力也居國際前列。

      截至當前,我國投入運營的19座核反應堆的財產險、第三者責任險均由中國核共體承保,核共體還承保了中核集團甘肅404軍民兩用核設施乏燃料貯存核第三者責任險,以及境內核燃料、乏燃料運輸核第三者責任險。

      2013年中國核共體境內外業務毛保費收入2.8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9.3%,其中境內業務毛保費收入2.27億元,中國核共體自留保費7418萬元,境外業務保費毛保費收入5837萬元;歸屬中再集團的保費收入5303萬元,其中境內業務收入2851萬元,境外業務收入2452萬元;核共體執行機構提取管理費714萬元。

      1999年至2013年,核共體累計承保保費17億元,其中自留保費7.4億元;累計支付賠款1.2億元,未決賠款1840萬元,平均賠付率8.14%,自留業務賠付率5.23%。

      雖然核保險業務規模增長迅速,但我國核事故損害賠償的立法及賠償限額等問題遲遲未解。截至目前,我國僅于2007年6月出臺了《國務院關于核事故損害賠償責任問題的批復》(國函[2007]64號),即64號文。

      64號文規定核電站運營者對一次核事故所造成的核事故損害的最高賠償額為3億元人民幣,其他運營者的最高賠償額為1億元;應賠總額超過規定的最高賠償額的,國家提供最高限額8億元的財政補償。

      這與其他國家相比差距巨大。有些國家是讓運營商承擔無限責任,例如,日本、瑞士、德國、奧地利、芬蘭。所有核電國家全部要求核電運營商做最低的財務保證,而大多數國家的財務保證都是以購買商業保險的形式實現。

      國際核共體GPC委員會主席Eero Holma介紹,保單限額最高的為日本、荷蘭和比利時,達到約15億美元,而瑞士約為12億美元。

      左惠強認為,中國規定的3億元人民幣最高賠償額,與其他核電國家相比,處于一個較低的保障水平。福島事故之后,我國正在推進核安全立法,在“核安全法”里是否加進一定的核損害賠償條款尚在討論中。

東京電力已賠付360億美元

      三年前,日本大地震造成福島核電站全損,核事故級別達到最高的第七級。日本政府緊急疏散34萬人,與此同時,有150多萬人自主避難。

      左惠強稱,每次核事故對全世界核電產業都影響深遠?,F在日本所有的核電站都處于關停狀態,在未達到日本政府提出的更高核電站安全標準之前不能重啟。日本有30%的電力來自核能,福島事故對日本的能源結構產生重大影響。

      福島核事故后,中國也對境內所有的核電站進行全面檢查,國務院還召開常務會議,暫停建設內陸核電站,從原來的每年計劃興建核電站七八臺降到兩三臺。

      左惠強表示,作為承擔無限責任的福島核電站運營商,東京電力已經賠付360億美元,預估賠付將達到500億美元。而后續的去污處理將會超過25年,可能最后的賠付金額會超過1000億美元。東京電力作為日本最大的電力企業,也無法承擔如此規模的賠付。

      運營中的核風險一般由核共體來承保,建設期間的核電站風險是由常規保險市場來覆蓋。在核電站建成核燃料裝堆的那一刻,由常規的建設安全工程險轉為核物質損失險和核損害第三方責任險。

      左惠強告訴記者,二戰后,發達國家逐漸和平地使用核電,核共體也應運而生。任何一個國家建成核電站時,保險業就會相應成立核共體,各國的核共體都由本國國內的財險公司組成?,F在世界范圍內的26個核共體覆蓋27個核電國家的業務。

      Eero Holma稱,雖然各國的核共體相互獨立,但是相互承保各自的業務,即相互共保、互擔風險,還相互分享核電保險的技術經驗。

      Eero Holma還表示,核電的巨額風險,通過核共體體系在全世界幾百個財險公司之內得到分散。這種風險分散機制的范圍非常廣,能夠滿足保險的“大數法則”,達到風險的平衡,經過幾十年的國際實踐檢驗,核共體體系是核風險分散的最佳方式?,F在中國核電發展處于大規模建設階段,也是各種風險可能相對集中爆發的階段,建議中國核電工業進一步切實加強風險管理,運用最有效的手段,將核巨災風險有效地分散到核工業外部,避免造成系統性問題。

信息來源:北極星電力網

http://news.bjx.com.cn/html/20140304/494374-2.shtml

分享:
關注企業微信公眾號×
宏偉供應鏈,您身邊工業物資供應鏈管理專家!
A片在线观看校园